合山 调查 厅局 图片站 问政 桂刊
政务 社会 体育 通讯员 娱乐 爆料
红豆社区 红豆村 博客 漫画  3C  交友 汽车 保险
红豆相亲 房产 健康 理财 会展 商城 新知 游戏
柳州 梧州 防城港 
玉林 百色 北海  
 
偷拍艳照敲诈 大学生黑客为爱铤而走险
http://jinjuer.cn  2019/6/12 16:28:38  

19岁那年,他考上了成都一所大学,从山里娃变成了“天之骄子”;也就是在这一年,他爱上了一名大他16岁的已婚妇女,经过不懈的追求,二人约定,在他大学毕业时,她到成都与他完婚。

  为了这一人生目标,他从大一开始做起了生意,亏得血本无归后,他迷上了电脑黑客技术,一心想通过歪门邪道发财,终于如愿以偿地拍摄到了一段婚外情人的性爱视频,并铤而走险实施了敲诈……

  7月1日,顺庆区人民法院以敲诈勒索罪判处袁良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三年。

  董事长遭遇艳照门

  地下情人周末惊魂

  45岁的许克雄,是南充一家公司的董事长,一位身家数千万的大老板。平时呼风唤雨、踌躇满志的他,在2009年12月中旬,却遇到了大麻烦,让他惊慌失措地度过了10来天。

  2009年12月12日下午5时52分,许克雄正在公司上班,他的双卡手机响起了新到短信的提示音,他漫不经心地打开一看,原来尾数“七同”的手机卡号收到了一个陌生号码发来的短信:许总,有段视频你一定很感兴趣。感到莫名其妙的他顺便将那个号码15208239650输入百度一查,号码归属地显示为成都。凭着多年商海沉浮的阅历,许克雄隐约意识到了问题的复杂性,便立即回了一条信息:你是什么意思?

  过了不到一分钟,他的手机先后收到了两张名为“好看一”和“好看二”的彩信图片,都是他和“小蜜”苏红杏赤身裸体的艳照,“好看一”是他和苏红杏在电脑前上网的近距离镜头,能清楚地看见两人光溜溜的上半身;“好看二”是他们在床上的激情画面,二人都侧着身,“女主角”仅露出了背部和臀部一角,看不到面孔。许克雄粗略瞟了两眼艳照后,认为每一张都没有抓住他和苏红杏有染的实质性证据,紧绷的心弦随之放松了一些,便给对方回了一条短信:这两幅照片说明不了什么问题。

  过了片刻,那人又给他发来了一条很长的消息:我手里还有相关的视频,你如果不答应我的条件,我就印12000张传单,把你和苏红杏的裸照在你们两人的老家和公司到处散发,还要把视频发到你们公司和同事的邮箱里!

  许克雄估计对方并没有什么视频,不过在虚张声势吓唬他,想敲诈几个钱财,便不大在乎地回应道:你先把视频发过来看一下再说。

  随后,他再次打开那两张图片仔细观察,很快从背景上确定了是在苏红杏的租房里偷拍的,他的心一下子又悬了起来:这究竟是什么人干的呢?

  他首先想到的是苏红杏抑或与他争夺她的情敌暗中做的手脚,但很快他就排除了这样的疑虑。年方21岁的苏红杏,面似满月,体如凝脂,再配上亭亭玉立的身姿,可谓形象气质俱佳的都市时尚丽人。自从3年前她从南充一家中专学校毕业,到他的公司求职时与他相识后,两人就一直保持着这种地下情人关系。为了不影响事业和家庭,他特意将她安排到了另外一家公司上班,并承诺将尽快离婚后娶她。尽管3年多过去了,八字还没一撇,但苏红杏始终在他面前不吵不闹,也没向他索取过财物。特别难得的是,从18岁起就委身于他的苏红杏,每天与他保持着热线联系,但从没发现她和别的男人有过情感纠葛。

  那个发来敲诈短信和图片的人到底是谁呢?许克雄决定找到苏红杏,共同分析、查找,把那个鬼鬼祟祟的缩头乌龟揪出来。

  当天晚上,许克雄来到顺庆区西河路附近的苏红杏的租房里,向她讲了下午发生的怪事,并给她看了那人发在他手机上的两条短信和两张图片,然后问她:“你估计是哪个干的这事?”苏红杏明显比许克雄紧张多了,她目光在那两幅图片上停留了许久,泪眼婆娑地说:“你看嘛,不管是从角度还是距离,都可以看出是我这台电脑上的摄像头拍的,这咋个可能呢?叫你早点离婚娶我,你总是办不到,这下好了,要是这些乌七八糟的东西传出去了,我啷个活人?”

  许克雄也确认了是苏红杏租房卧室电脑上的摄像头拍的,他立即撤下了正对着床铺的镜头,并启发她好好想想是谁在背后捣鬼。

  苏红杏说,值得怀疑的人太多了,并一一向他列举了好几个人,其中有多方追逐她却遭到拒绝的同事,有外公司的业务竞争对手,还有受到过她训斥的市井流氓,她觉得他们每个人都有点可疑,但又无法断定谁是真正的幕后黑手。许克雄说,我们现在被坏人盯上了,以后一定要小心谨慎。他安慰了苏红杏一番后,便回家去了。

  许克雄走后,担惊受怕的苏红杏打开电脑,试图查出那个暗箭伤人的家伙,但捣弄了好几个钟头,也没有发现一丝端倪。12月13日凌晨零时过两分,她刚躺上床,放在枕边的手机突然接收了一条短信,正是那个15208239650的神秘号码发来的:你不能过于相信那个老男人,他禽兽不如,在外面有很多女人。我不是针对你的,我和他有几年交情,他让我损失了很多,他的哪件事情我不知道?苏红杏看后,连忙给许克雄打电话,告诉了此事。许沉思了一会儿说,他从来没有干过损人利己的事,也没有那样的朋友,除了和苏红杏相好外,他并没在外面拈花惹草;那家伙可能是苏红杏的熟人,他那样讲,肯定是故意让她转移视线。

  这时,苏红杏又收到了那人发来的一张名为“好看一”的彩信图片,正是她和许克雄光着身子上网的镜头。苏红杏渐渐镇定下来,用短信与那人展开了对话。

  苏红杏:你到底是啥意思?

  敲诈者:你说呢?

  苏红杏:你是不是想钱?

  敲诈者:你认为这个值多少?

  苏红杏:这张照片能说明什么?

  敲诈者:我还有更加精彩的,有你们在床上的视频,你告诉我一个邮箱,我发给你。

  苏红杏:天亮后再说吧。

  听他这样一说,苏红杏又紧张起来,她关了手机,躺下睡觉,直到凌晨3点多钟方才入睡,但又噩梦不断。

  幕后黑手再出猛招

  抛出视频狠宰一刀

  12月13日上午,苏红杏在网上申请了一个新的QQ号,通过手机短信发给了那个神秘的敲诈者。但此后接连几天,这个QQ邮箱里并没有收到那人发来的什么视频。苏红杏和许克雄猜测,那人手中并没有掌握他俩的性爱视频,不过是在故意讹诈而已。两人决定不再理睬他。

  哪知就在12月18日上午,苏红杏又收到了那人发来的手机短信:视频我已发到了你的QQ邮箱里了,很精彩,你们去欣赏一下吧。当天中午,她回到租房,打开电脑,登录那个新申请的QQ,结果邮箱里什么也没有。疑惑不安的她又登录了自己平时使用的QQ,果真QQ邮箱里收到了一段长达9分多钟的“床戏”视频,正是她和许克雄在她的租房床上做爱的情景,是从中途开始拍摄的,直到二人完事后到电脑前上网。那人发来的两张标名为“好看一”和“好看二”的图片,正是这段视频上的两幅截图。视频上显示的时间是2009年9月13日晚上,已经过去3个多月了。

  看见这段视频后,苏红杏哇地一声哭了起来,刚放松没几天的心情又一下子紧张惶恐起来。视频上不但她和许克雄的面部十分清晰,而且还有很多不堪入目的动作,要是叫那个可恶的不法之徒散发了出去,她一个大姑娘还怎么有脸活在世上?这时,那人又给她发来了一条信息:你不按我说的办,我就把这些放在网上,还要发给你们两家公司的每个同事,一共3段。而且,南充就是你们生命的归宿之地。

  她一边哭泣着,一边回短信说:请你不要伤害我,我答应你的要求。那人又发来短信说:你给我10万元,就可以拿回这些东西。经过一番讨价还价,那个神秘的敲诈者最终同意将赎金降为8万元,并警告说,这是为了图个吉利,不能再少一分了。他给了苏红杏两天期限,要她必须在星期六(12月19日)晚上把钱准备好,星期天交易,错过机会,后果自负。

  苏红杏立即哭着给许克雄打电话,叫他过来商量对策。许克雄看了那段视频后,也傻了眼,他主张报案,但苏红杏坚决不同意,她担心警方一时半刻没有抓住那个家伙,而他们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已经满天飞了。许克雄忧心忡忡地说,就怕他拿到钱后,还会留下这些东西的备份,无止境地敲诈下去。最后二人达成了一致,钱可以交给他,但必须当面交换,认一认他到底是谁,以免他今后继续敲诈。

  12月20日上午,苏红杏接到了那人用15208239650号码打来的电话,叫她把钱带上,到仪陇县老县城金城镇去,他在那里等她。苏红杏第一次听到了那人的声音,是仪陇口音,估计有20多岁,因为她曾在仪陇的亲戚家上过两年学,在南充又认识了不少仪陇人,因而判断这人一定是她的熟人甚至朋友,但她却没有听出那人是谁。她思索了片刻后,回绝说:“许克雄是个大老板,他不怕,也不管,我一个女孩家,带这么多钱跑那么远,不安全。”那人便说:“那我们一人跑一段路,你从南充到仪陇新县城新政镇,我也从老县城赶到新政镇,在滨江大道上交货。”但苏红杏觉得滨江大道人太少,便提议改在新政老街交易,那人不同意,要她到了新政后再联系。

  当天中午,苏红杏和许克雄在一起商议怎么应对,二人均感到那人把苏红杏约到仪陇新县城偏僻的滨江大道上交易,可能不怀好意,最后决定由许克雄去报警,苏红杏与那人周旋,尽量拖一下时间,以便让警方把他揪出来。

  谁知当天下午许克雄有一笔大生意要谈,实在走不开;苏红杏由于害羞的心理,也不便去报警。下午4时许,她给那个敲诈者发去短信,说当天是星期天,取不到那么多的钱。那人问她啥时去,她表示明天上午要加班,还要取钱,只有下午两点半以后才能赶到新政。那人同意了。

  神秘号码牵出嫌犯

  真相大白令人嗟叹

  21日上午,许克雄到顺庆区公安分局刑侦大队报了案,陈述了他与苏红杏交往的经过,以及被幕后神秘人敲诈的情况,并提供了那人发来的视频、短信等资料,但因为他担心警方会采取紧急行动,以致打草惊蛇,那人狗急跳墙乱发视频,所以没向民警反映当天下午他将和苏红杏前往新政与敲诈嫌犯交易的情况,致使警方错过了一次绝好的抓捕机会。

  21日下午2时许,许克雄和苏红杏驱车来到仪陇县城新政镇,刚刚到达,那人就给苏红杏打来电话,叫她到河西工业区,听候通知。半小时后,他给她发来短信,叫她把钱伪装好,放在嘉陵江大桥南岸桥头的垃圾桶里,然后从桶里取走一个用红色塑料袋装着的U盘,那上面就存有他们的性爱视频。

  苏红杏和许克雄商量了一阵后,由苏在一家公用电话上给那人打电话说,她手机没电了,她怕他拿走钱后不把东西给她,还怕外人把钱和东西拿走,所以必须和他见面,双方一手交钱,一手交货。那人说,不可能和她见面,要她去买块电池,在县城开房住下来,听候通知。苏红杏说她去买过了,没有买到那种电池;她是悄悄跑到仪陇来的,她男朋友许克雄如果老是打不通她的电话,有可能会报警的,她必须马上赶回去。那人听她这样一说,就同意她马上回南充,过后再联系。

  第二天是2009年12月22日,上午9点37分,苏红杏接到了那个敲诈者的短信,发给了她一个户名为曾凯的邮政储蓄账户号,要她在三天内把钱打在这个账户上,否则他会到处乱发她的那些图片和视频;她要是胆敢报警,他就会不顾一切做了她,包括她家里的人。但苏红杏没有被吓倒,她始终没往他的账户上存钱,而是等待着公安机关揪出那个可恶的犯罪分子。

  再说顺庆区公安分局刑侦大队21日上午接到了许克雄报案后,在副区长、分局局长赵险峰,分管刑侦的副局长杜小兵的部署下,迅速成立了以刑侦大队长舒斌为组长,副大队长胡均,办案三中队副中队长汪涛,民警范映江、梁兵、谢达为成员的专案组,围绕许克雄和苏红杏提供的一些可疑人员展开调查,但没有发现有价值的线索。民警对犯罪嫌疑人用于作案的15208239650手机号的通话记录依法进行查询,发现这个归属地为成都的号码除了与许克雄和苏红杏两人进行过通话和短信联络外,还给另一个号码1389XXXXXXX发过两条短消息,而这个号码的使用者是仪陇县城一家个体旅馆的女老板韩笑花。12月25日上午,办案民警前往仪陇,调查36岁的韩笑花,问她是否认识使用15208239650号码的人,她说不认识,但12月20日晚上这个号码给她发了一条短信:老板娘,你好漂亮哟。她回信问:你是谁?但那人没有回音。第二天晚上她又收到了那个号码发来的短信:睡了吗?她没再理睬。民警又问她在成都认识哪些人。韩笑花说,她在成都只认识一个叫袁良的男青年,20岁左右,老家在仪陇某镇,现在在四川师范大学上大二。她还说12月20日和21日袁良从成都来到了仪陇县城,但没同她见面,只是电话联系过,她要求见他,他说有人在敲诈他,他怕给她带来麻烦,所以不敢相见。她便叫他报警。民警问她和袁良是什么关系,韩笑花含糊其词地说,袁良一直想和她结婚,但她认为不可能。

  民警背着韩笑花,立即给许克雄和苏红杏打电话,问她们是否认识一个老家在仪陇某镇,现在在成都上大学,名叫袁良的青年,许克雄说他不认识,苏红杏却说,那是她几年前在仪陇读高中的同学。当民警告诉她,袁良有重大作案嫌疑时,苏红杏一下子惊呆了,因为她一直和袁良有联系,认为他是一个优秀青年,这10多天来,她怀疑过很多人,但从来也没有怀疑到袁良的头上。

  民警经过侦查,确认袁良系川师大工业设计专业2008级7班学生,在成都龙泉驿校区上学。12月25日晚上,办案民警汪涛、谢骞、范映江等三人前往川师大龙泉驿校区,在学校保卫科的协助下,顺利将犯罪嫌疑人袁良抓获归案,并当场从他寝室内搜出了用于作案的电脑、U盘、手机、手机卡、银行卡、曾凯的身份证等,并从电脑、U盘和手机卡上调出了相关罪证。26日上午,袁良被押回南充受审。他对敲诈苏红杏和许克雄二人的罪行供认不讳,并详细交代了自己从一个大学生沦为犯罪嫌疑人的堕落过程。

  小青年痴迷三旬妇

  为情人走上黑客路

  袁良,1989年7月4日出生在仪陇县某镇一个山村,老实巴交的父母都在镇上做小本生意。从小聪明过人的袁良,初中毕业后考上了全省重点中学仪陇县中学。在该校上高中时,他的成绩也一直很优异。

  袁良人生悲剧的种子应该说在2008年他参加高考时就埋下了。这年6月,他在县城参加高考,住进了一家个体旅馆,老板娘正是时年35岁的韩笑花,她长得白白净净,笑起来脸上有一对酒窝,显得十分温婉端庄。特别是韩笑花对人非常热情,服务周到,这让未满19岁的袁良不禁对她产生了异样的情愫。一天早上,韩笑花见离考试的时间只有半个多小时了,而袁良还在房间呼呼大睡,她喊了他几声没有应,她便进屋去拍醒了他。袁良一头爬起来,揉了揉惺忪的睡眼,竟一把抓住了韩笑花的手,连声说:“老板娘,你好漂亮,好温柔,我以后要是能娶到一个像你这样的老婆就好了!”韩笑花笑着说:“你这个小娃儿开啥玩笑,快去考试哟。”袁良在她脸上飞快地亲了一口,腾地跑出了门。韩笑花也没放在心上。

  第二天是端阳节,中午袁良考完试后,回到旅馆睡觉。韩笑花的丈夫也是个善良人,他见袁良一个人孤零零的,就生拉活扯叫他和家人一起吃饭,还让他喝了一些啤酒。袁良嘴巴很甜,不停地叫着叔叔阿姨。让夫妻俩做梦也没有想到,他竟打起了足足比他大16岁的韩笑花的主意。高考结束后,他软磨硬泡要走了韩笑花的电话号码。当年8月底,他向韩笑花打电话报喜说,他考上了四川师范大学,韩向他表示祝贺,寒暄了一阵后,他话锋一转说:“韩姐你真是太辛苦了,我要你离婚后,到成都去做生意,我们生活在一起,以后还要结婚。”韩笑花劝他不要有那些荒唐的想法,但他却说,他已铁了心了,这辈子非她不娶!后来,他到成都上学后,还经常给韩笑花打电话、发短信,引起了韩笑花丈夫的反感,但袁良却不管不顾。

  当年国庆长假,袁良回到仪陇县城,偷偷到韩笑花的旅馆见她,要她答应离婚后嫁给他。韩劝他说,你年纪还小,应该以学业为重,再说我有一个幸福的家庭,我又大你这么多,我们是不合适的。袁良竟说,你要是不同意,我就不读书了,把你带出去打工。吓得韩笑花只好违心地答应了他,但要他一门心思放在学习上,等他毕业了,她才会考虑离婚后嫁给他。袁良说,我现在要一边读书,一边做生意,积攒一些钱,等你以后来了成都,我们才会过上好日子。韩笑花劝他不要做生意,如果他经济有困难,她可以资助他,但他坚决不听。

  国庆长假结束后,袁良回到学校,联系了本班一名同学,各自出了2万多元钱,在校园附近租了一个门市部,卖起了鞋子和服装,到了2009年春节,他们便亏得连房租也付不起了,只好将门市盘给了别人。

  但袁良是一个不会轻言放弃的人,他又另辟蹊径搞钱。从小对计算机十分痴迷的他,听说利用计算机黑客技术可以控制别人的电脑,获取隐私,搞到钱财,遂对黑客技术产生了浓厚兴趣。2009年2月,袁良买了不少计算机黑客技术方面的书籍进行钻研,几个月后,他熟练掌握了不少诀窍。2009年6月,他用150元在互联网上购买了“黑鸽子”木马软件的半年使用权,这个软件的功能就是远程控制他人的电脑,非法从电脑上获取秘密。之后他学会了如何对这种病毒加密,如何与其他文件捆绑,并将同寝室同学的电脑作为试验品,给他们发去附有木马病毒的文件,使他们的电脑全部变成了“肉鸡”。他还在其他网友中制造了一些“肉鸡”,但没有发现什么隐私之类的秘密,因而未能达到赚钱的目的。他不死心,将“黑鸽子”病毒木马软件拷贝之后储存在U盘内,随时带在身上,一有机会便立即出手。

  机关算尽铤而走险

  鸡飞蛋打悔之已晚

  2009年9月13日是星期天,当晚袁良在成都人民南路一家黑网吧上网。当时他高中时的女同学苏红杏也在线,二人聊起天来,他就用U盘内的“黑鸽子”木马病毒捆绑了几张图片,以压缩文件的方式发给了苏红杏,不知内情的苏接收后,他就成功地将病毒植入了她的电脑中。过了一会儿,苏红杏下线了,袁良试着利用该木马病毒远程打开了对方电脑上的摄像头,随即看到了苏红杏正和一个比她大得多的男人在床上做爱,因他事先设置了同步录像功能,将这段长达9分多钟的性爱视频保存到了U盘上,后又拷到了他上大学时父亲给他买的一部戴尔笔记本电脑里。

  此后,他几次打开电脑欣赏二人的“床戏”,同时寻思,既然年轻漂亮的苏红杏愿意和那个比她大得多的男人上床,说明那个男人很有钱,苏红杏肯定也从他手里搞到了不少钱,只要弄清那个男人的底细,就可以狠狠敲诈他们一笔。为此他通过电脑多方搜集那个男人的情况,但一无所获。

  2009年国庆放假后,袁良又回到了仪陇县城,并再次偷偷到韩笑花的旅馆与她相见。他见她忙得连轴转,人也有些憔悴,就心疼地说:“我不要你在这里开店了,你还是早点到成都做生意吧。”韩笑花搪塞说:“我家的钱都是我老公在掌管,哪有本钱到成都做生意呀?”袁良自信地笑笑说:“钱的问题我来解决,不用你操心。”当天,他还执意夺过韩的手机查看通话记录,见短消息发件箱里有几条已发短信,袁良就生气地告诫她说:“我不希望你和其他男人交往,以后再不要给任何男人发短信了。”韩笑花答应了他。

  回到学校后,袁良继续在网上寻找那个与苏红杏缠绵的男人的资料,11月中旬,他终于在苏红杏的QQ空间里发现了那个男人的照片,并得知他叫许克雄,进而通过互联网查到了许克雄是南充一家公司的董事长,并记下了他发布在网上的电话号码。这一来,袁良兴奋得接连几夜睡不好觉,感到发大财的机会来了。

  2009年11月底,他在成都的太升南路一家副食店,花70元人民币买了一张号码为15208239650的移动动感地带手机卡,准备作案。12月12日是星期六,当天下午5时许,他趁学校寝室无人之机,将152开头的手机卡换在他的黑色诺基亚N78直板手机上,给许克雄发去了敲诈短信和那段视频上的两幅截图。次日凌晨又给苏红杏发去了短信和一张图片,并谎称他与许克雄有过节,企图转移受害者的注意力。见两人并不特别害怕,他又于12月17日凌晨2点多,在成都一环路南三段一家黑网吧里,用申请到的QQ号给苏红杏发去了那段偷拍的性爱视频。

  为了顺利取到苏红杏承诺给他的8万元赎金,12月20日下午,他从成都梁家巷乘坐班车赶到了仪陇县城。他本来已和“心上人”韩笑花联系好了,准备去看望她的,但为了不引人注目,最终又改变了主意,谎称有人敲诈他,蛰伏在一家旅馆里,没有去见韩笑花。但在那两个寂寞难耐的夜晚,为了试探一下韩笑花的“忠贞”,是不是真的不会给其他男人发短信,他用那个用于作案的手机卡先后给她发了两条信息,没想到这为警方日后破案创造了条件。

  21日下午,得知苏红杏到了仪陇县城后,袁良赶到嘉陵江大桥南岸桥头,将一支U盘放在垃圾桶里,随后站在20多米外的隐蔽处,诓骗苏红杏,让其将钱放在垃圾桶里后取走U盘,其实那支U盘上什么也没有,他做着今后继续敲诈他们的美梦。

  12月21日没有取到钱后,他于22日用以前在成都网吧里捡到的曾凯的身份证,办理了邮政储蓄卡,将账户号和户主姓名发给了苏红杏,并给了她最后三天期限,要对方将8万元钱打入这个账户上。22日上午回成都后,他每天数次去查询那笔钱到账没有,最后的期限到来后,仍没有得到钱的他大为恼怒,当晚正准备将许、苏二人的不雅视频上传到网上泄愤时,却被警方一举擒获。

  2010年1月25日,涉嫌敲诈勒索罪的袁良经顺庆区人民检察院批准,被依法执行逮捕。袁良向办案人员哀叹,他现在万念俱灰了,感到破碎的不仅是8万元的发财梦,还有诸多人生理想,其中就包括与韩笑花结婚。

  而得知袁良犯事后,韩笑花感到十分内疚,自责不已。他向本报记者表示,因为她一直把袁良当作小娃儿诓着哄着,而对他的荒唐举动和想法过于迁就,正是这种暧昧的态度害了他。如果有可能,她愿意代替他去坐牢。

  日前,顺庆区人民法院以犯敲诈勒索罪判处袁良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三年。(除民警外,其余均为化名)


相关阅读:
武汉不锈钢水箱 www.sjysx.com
请选择您看到这篇新闻时的心情
0
0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