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山 调查 厅局 图片站 问政 桂刊
政务 社会 体育 通讯员 娱乐 爆料
红豆社区 红豆村 博客 漫画  3C  交友 汽车 保险
红豆相亲 房产 健康 理财 会展 商城 新知 游戏
柳州 梧州 防城港 
玉林 百色 北海  
 
“虎爸式教育”不停歇 5岁背包客9月挑战罗布泊
http://jinjuer.cn  2019/7/8 0:34:04  

  皮肤黑黑、一头短发,背一个大书包,举着一个搭车的牌子。

  去年6月,4岁的暴走女孩雯雯,就这样红透了。

  被大家称为“中国最小背包客”的雯雯,来自江西上饶,已跟着父母徒步了大半个中国。

  不上幼儿园、挑战川藏线,“虎爸式教育”一度引起争议,但“虎爸”潘土丰依然将自己的教育理念进行到底。

  4月6日,潘土丰再次带雯雯来成都,过几天,他们要前往老挝,穿越原始森林。这一次,上小学二年级的大儿子柏如也要同行,还特地向学校请了近两个月的假。

  9月,潘土丰还计划带着雯雯和柏如挑战“死亡之海”罗布泊。

  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这一年,雯雯的徒步历练之后有哪些显著的成长。

  变化

  遇困难不会哭哭啼啼

  主动将路上垃圾放进垃圾箱

  4月7日,成都气温窜上了20℃。

  在春熙路附近一青年旅舍,雯雯穿了件粉红色的长袖连衣裙,和哥哥嬉戏打闹。

  和去年相比,雯雯虽然皮肤还是黑黑的,头发长了些扎了个小辫子,样子变得“淑女”了。

  这次出发前,潘土丰本打算让雯雯剪掉头发,比较方便,但雯雯不干,“才不要剪头发呢。”

  去年7月底,比计划提前半个月完成川藏线之旅,到达拉萨后,潘土丰和妻子袁端临时起意,决定去尼泊尔徒步。之后,他们又去了南亚。

  在尼泊尔,雯雯徒步穿越了喜马拉雅,体验了滑翔伞。“其他小孩都是从书本上、电视上看过喜马拉雅山,雯雯是亲自走过,亲眼看到,感受肯定不一样。”潘土丰说。

  对于这段经历,雯雯似乎并没多少印象。她不知道尼泊尔在哪里,只是问起坐滑翔伞在天上飞好不好玩时,她眨了眨眼睛,点了点头。

  “很多人都说,孩子还那么小,以后都不会记得去哪里了。我却觉得,那些美好的风景,可以被他们感知到,旅途的劳累,还可以锻炼他们的适应能力。”潘土丰说。

  袁端也很满意近一年来女儿的变化,“身体越来越好了,遇到困难不会哭哭啼啼,会主动做家务,还会主动将路上的垃圾放进垃圾箱里。”

  成长

  爬废石堆烤红薯

  在家玩耍也在“受训”

  十个月的时间里,大半时间雯雯都在路上度过。就算在家里,她也在接受“训练”。

  在江西上饶的家里,没有电视也没有电脑。

  家旁边,施工留下的一堆废石,成了雯雯和哥哥的“乐园”,无聊的时候,雯雯就一遍遍攀爬。

  潘土丰从不制止,“我确认过,很安全。”这并非单纯的玩耍,也是为之后的徒步进行训练——在玩耍中练习初级的翻山越岭。

  前段时间,雯雯和哥哥柏如想吃烤红薯,潘土丰就带着他们自己动手烤,从上山捡柴到生火再到烤,都得自己来。“前几次点不燃,多练几次就会了,兄妹俩配合得很默契。”潘土丰认为,两个孩子动手能力很不错,在野外生存没什么问题。

  坚持

  不让女儿上幼儿园

  上小学的儿子也请假去徒步

  “不打算让她上幼儿园。”自从雯雯作为“中国最小背包客”成名后,潘土丰的“虎爸式教育”也引发争议,不过,他依旧坚持自己的理念。

  4月6日,本是上学的日子,上小学二年级的大儿子柏如也跟着潘土丰来到成都。再过几天,他们将前往老挝,开始一段原始森林的探险。“已经跟学校请了50天假。”

  对于柏如来说,请假已不是第一次。“上学期有一半的时间都没上课,期末考试都没参加,跟着我们去野外,但都是几天几天地请,这次时间长一点。”潘土丰说。

  上个月,单元考试,柏如的数学考了99分,语文只考了89分。对于这个成绩,潘土丰并不担心,“他刚上一年级时,什么都不会,现在慢慢地跟上了,之后成绩只会越来越好。”

  为何有这样的自信?潘土丰说,书本的东西都是来自生活和大自然的,“他们通过眼睛和亲身感受来学习,效果肯定不一样。”

  这次的行程,潘土丰带上了放大镜,因为柏如刚学习了可以用放大镜来生火,“刚好可以利用这个机会让他感受一下。”他还打算让当地人教教孩子怎么利用太阳、影子来辨别方向,“上课时只学了指南针。”

  探险

  9月打算挑战罗布泊

  “让他们感受水资源的匮乏”

  在雯雯徒步川藏线的事情被媒体报道后,杭州一位父亲刘先生通过媒体联系上潘土丰。他的女儿和雯雯年龄相仿,希望能够带孩子出去体验体验。两人约好在昆明会合,之后去南亚。

  在昆明,刘先生遇到一个在老挝做生意的中国人,对方告诉他,那边不太安全,而且基本上没有火车,如果发生什么事故,快捷的交通工具都没有。最终,刘先生放弃了。

  对于这位父亲的决定,潘土丰表示理解,“他们考虑得比较多,每个人的教育理念不一样嘛。”从雯雯一岁零三个月开始,潘土丰便带着她到处跑,而且专门找偏僻的地方。“让她感受淳朴的民风和艰苦的环境,锻炼她的意志和体能。”

  对潘土丰来说,他对孩子最大的期望就是能够适应各种恶劣环境。在家里一张中国地图上,画了不少小红旗,这是他们徒步过的地方,位于新疆东南部的罗布泊,却画着个圈。“九月,我们准备去那里。”到时,该上三年级的柏如也将休学同行。

  罗布泊,被称为“死亡之海”,一个充满着未知和凶险的戈壁无人区。这一次,潘土丰的计划,又遭到亲朋好友的极力反对。

  “高原也去了,海边也去了,沙漠地带还没去过,想让他们去看看,适应沙漠的气候环境,也让他们感受水资源的匮乏,懂得节约用水。”潘土丰已拿定主意,“已经在做攻略,还会有补给车跟着,不会拿孩子的生命开玩笑。”

  名利?

  拒绝赞助商但不排斥媒体

  “这已是一个社会责任的问题”

  对于潘土丰的教育方式,有人赞同,也有人反对。结束了川藏线之旅后,潘土丰曾带着雯雯到北京、长沙录制过电视节目,有人开始质疑,他是用这样“极端”的教育方式来让自己出名或者别有目的。

  目前,一家人经营着一家网店,售卖蜂蜜。“一年的收入,基本上可以供我们出来徒步了。”潘土丰并不避讳雯雯“中国最小背包客”这一称号给他带来的圈粉效应,“生意是火了一些。”

  雯雯成名后,有赞助商联系过他们,“户外运动的、教育机构的,都有,但我都推掉了。”潘土丰认为,虽然徒步需要经费支持,但一旦有了赞助商,“会限制很多东西,可能就不能像这样,想带着他们去哪就去哪,也担心会背离我们的初衷。”

  不过,潘土丰并不排斥媒体的采访,他还常常会在朋友圈转发关于雯雯的报道或者评论。“其实到现在,我觉得这已是一个社会责任的问题了,我们想通过自己的经历告诉大家,很多时候,不是小孩子不能,而是大人不给他们机会。”
相关阅读:
pct搭配 https://www.leiguchunshop.com/news

请选择您看到这篇新闻时的心情
0
0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