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山 调查 厅局 图片站 问政 桂刊
政务 社会 体育 通讯员 娱乐 爆料
红豆社区 红豆村 博客 漫画  3C  交友 汽车 保险
红豆相亲 房产 健康 理财 会展 商城 新知 游戏
柳州 梧州 防城港 
玉林 百色 北海  
 
淞沪抗战最后一名广东籍老兵昨日去世,享年112岁
http://jinjuer.cn  2019/5/15 16:36:24  

金羊网记者赵映光王漫琪

12月20日12时18分,全国最年长的十九路军抗战老兵、淞沪抗战中最后一名广东籍老兵黄胜庸,在河源市和平县阳明镇的家祠中安详离世,享年112岁。

“还有一个多月,老人家就要过113周岁生日了。”黄胜庸的儿子黄义桐告诉记者,他的父亲走得很突然也很安详,他和所有亲朋好友虽然仍沉浸在巨大的悲痛中,但念及父亲已是寿将天年,而且晚年在党和政府、亲朋好友的关爱下过得十分幸福,心里也算略有安慰。老人家的追悼会定在本周六上午在和平县丰道村黄家老屋举行,目前,老人家的130多名子孙正陆续从全国各地赶回家奔丧。

黄胜庸老人生前照片受访者供图

人物档案

黄胜庸,1905年1月出生于河源市和平县阳明镇(原附城镇)丰道村。1927年,年仅22岁的他成为了十九路军60师119旅中的一员,当时他的堂叔黄汉廷也在十九路军中担任营长。不久,黄汉廷升任团长,黄胜庸担任少尉团副;1932年1月28日,黄胜庸赴上海参加“一·二八”淞沪抗战,他在战壕里与日军对峙了33天,在一次战斗中,他与日军士兵相距10米对射,当时,有几颗子弹射入他的裤裆,险些牺牲;1933年5月,黄胜庸随部队回到福建,负责押送团部的军饷。后部队解散,返回和平县老家经商、务农。

黄老的战斗故事

淞沪抗战的生死33天

1932年,日本侵略者蓄意制造“一·二八事变”,向上海发起全面攻击。驻守淞沪地区的十九路军与日军展开了英勇顽强的战斗,在中国抗战史上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黄胜庸作为历史见证者之一,生前曾多次向后辈们讲述起那段历史。

据黄胜庸生前讲述,淞沪抗战爆发后,他所在的部队便奉命赶赴上海前线增援,在郊区大场筑起了五道防线工事。“在与日军对峙的33天里,没有人出过战壕,连澡都没有洗过。”黄胜庸生前曾如此回忆说,那时候正好是一月底,上海刚降大雪,将士们身着单衣在冰天雪地里作战,战斗间隙,他们得用烧过的草木灰盖住腿来取暖,甚至有一次因补给没跟上,战士们整整三天没吃过东西。

黄胜庸生前告诉后辈们,参加淞沪抗战最危险的时候,是面对敌机的轰炸和扫射,当时飞机向他们所在的阵地俯冲,他曾亲眼见到距离他10米远的同乡战友被炸弹炸得身首异处,但为了国家民族而战,战友们还是士气很高,饿着肚子时高唱歌曲鼓舞斗志。

生前遗愿:要求回到自己家中“归队”

“上午11点50分搭乘医院救护车回到家中,不到30分钟之后,老人家就走了。”昨天下午,记者拨通了黄义桐的电话,强忍悲痛的他向记者介绍起了父亲临终时的状态。

黄义桐说,也许是受最近天气骤冷的影响,其父亲在一个星期前就出现了“状况”———原本还可以与家人进行简单言语沟通的他,突然丧失了语言能力,只能通过点头、摇头来表达。不过,当时老人家的胃口还是一如既往的好,直到18日当天,他一顿还能够吃下两碗稀饭。

黄胜庸老人家的身体在19日突然发生恶化。黄义桐说,由于喉咙中有痰咳不出,也咽不下,他的父亲在19日就连稀饭也喝不下了,同时手脚还出现了浮肿情况。于是,家人立即将老人送往和平县人民医院救治,医生将其喉咙中的浓痰抽出后,又立即送进了重症病房。

由于黄胜庸老人家在世的时候,多次向家人表达过自己的遗愿:希望自己能够按照客家人的风俗,在自己的家祠中走完人生的最后一程。当医生向黄义桐等家属作出“老人家已经到了弥留之际”的诊断后,黄义桐等家属经商量后,决定将父亲接回家中。

“父亲已经处于迷糊状态了,但当我们去医院接他回家的时候,我相信他还是可以感受到我们的,所以他的嘴角也一直保持着微笑的状态。”黄义桐告诉记者,他的父亲走得十分安详,这也是他们家属颇感安慰的一点。

获悉黄胜庸的身体状况后,粤东地区的许多长期关注抗战老兵的志愿者们,也意识到留给老人家的时间不多了,纷纷赶往河源市探望。

河源关爱抗战老兵志愿者团队负责人赖弥平昨天下午接受记者采访时介绍,他和其他志愿者从2009年开始就一直关注着黄胜庸老人家的情况,逢年过节也都会去看望老人家。知道老人家“归队”的消息后,已经见证过许多老兵去世的他仍然泣不成声,他坚信“黄老已是功德圆满”“老兵不死,精神永存”。

汕头籍关爱抗战老兵志愿者陈郴老伯是十九路军淞沪抗日将属,他听闻黄胜庸老人离世的消息后,更是老泪纵横。陈郴老伯告诉记者,他先父陈超明是十九路军61师的,黄胜庸则是十九路军60师的老战士,在淞沪抗战中,他先父与黄胜庸曾是同战壕共生死的战友。百岁之年的他,还不忘向青年志愿者讲抗战口述史。他的革命意志和愛国情怀,值得每一个人学习和敬仰。

晚年生活:子孙绕膝常演奏抗战歌曲

身着绿色军大衣,胸戴纪念勋章,坐在轮椅上,高举右手敬着军礼……这是黄胜庸老人过去几年里过生日时,最常见的一幕了。黄胜庸“归队”后,黄义桐等家属开始拾掇老人家的遗物,抚摸着那件老人家每年生日必穿的绿色军大衣,看着那一张张发黄的照片和一枚枚黄灿灿的勋章,黄义桐等家属的泪水又忍不住淌了下来。

黄义桐告诉记者,每年过生日这天,他的父亲都会穿上军大衣,戴上勋章,因为他格外重视军人这个身份。

“还有一个多月,老人家就要过113周岁生日了,但他再也没办法穿上这件大衣、戴上这些勋章了。”黄义桐哽咽地说道。

记者在采访中获悉,1905年出生的黄胜庸,共育有4子3女,其老伴早已仙逝,生前与三儿子黄义桐和四儿子黄礼桐一起在和平县阳明镇丰道村生活,由身边的两个儿子照看他的生活起居。黄胜庸老人家生前已是六代同堂,共有130多名子孙,分布在全国各地。

黄义桐告诉记者,这些年,当地政府人员和志愿者们经常来看望和慰问老人,给老人带来慰藉和欢乐,“父亲晚年生活很幸福”。

“老人家的身体向来都特别硬朗,但几年前不慎摔断腿后就只能卧床了,我们子孙轮流照顾,保证他的一日三餐、卫生和换洗衣服。”黄义桐告诉记者,他的父亲卧床之前耳不聋眼不花,每天都要拄着拐杖步行数公里,还喜欢去围观邻居打麻将。而他认为自己的父亲之所以长寿,最大原因就是乐观健谈,嘴里总是给后人讲“天塌下来当棉被盖”的人生观。

黄义桐还告诉记者,他父亲生前一直怀念和他一起参加淞沪抗战,一起与日军生死搏斗的十九路军战友。

黄义桐说,老父亲在生前,身体虽虽然行走不便,但依旧精神健硕,还经常拉二胡演奏抗战歌曲。值得一提的是,黄胜庸每年清明节都要前往和平县城东山南坡拜祭淞沪抗日和平籍烈士纪念碑祭奠烈士。每次在纪念碑前,老人除了献鲜花外,还要敬标准的军礼。



相关阅读:
资源网 http://www.wagay.cn
请选择您看到这篇新闻时的心情
0
0
0
0
0